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列印PDF
天文台于报章刊登的文章 Newspaper Articles by Hong Kong Observatory


监察台风的天眼

徐杰志

你可曾梦想拥有「千里眼」,能看透千里以外的事物呢?这些已非孩提时的白日梦或武侠小说里的情节,人类已实实在在拥有远观千里之能力,而且发展迅速,这就是「人造卫星」!

「人造卫星」其实并不是一个初生婴儿,它可以说是一个中年汉了。自从1957年前苏联发射了第一个人造卫星上太空,至今全世界已总共发射了数千个,而其中有二千多个仍在轨道上运行呢。「人之初,性本善」对「人造卫星」来说,可能用不着,因为它的催生可以说是美苏冷战时期的军事产品。但它的善良本质亦不断地在成长时被科学家们发掘出来,它现时已在多个领域上为人类提供不可替代的服务,包括气象、通信、海洋及陆地资源的观测等。

「人造卫星」可用它的轨道分为两大类,分别是「极地轨道卫星」和「地球同步卫星」。「极地轨道卫星」是指卫星环绕两极而运行,它们通常在地球表面数百公里上。「地球同步卫星」亦称为「静止卫星」。故名思义,它们的轨道与地球自同步,因此从地面上看,它们在空中的位置都是静止不动的。物理学的原理令这些「地球同步卫星」都只能乖乖地安放在赤道三万六千公里的上空。

这两卫星兄弟各有优点,互相补足。「极地轨道卫星」距离地球较近,因此观测较为细致,但即时观测的范围亦较小。由于它们相对于地面不停移动,所以不能连续观测同一地区,有些「极地轨道卫星」需要两三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同一地区。因此这类卫星在一些需要分辨率高,但变化不快的观测,如地质资源探索及应用方面极为有用。另一方面,「地球同步卫星」的观测大多较为粗糙,但它能连续观测大范围同一地区,所以用于观测尺度大、变化快的系统,如天气系统是极为适合的。

天文台现时拥有一双「天眼」,一只是日本的「地球同步气象卫星五号」,另一只是中国的「风云二号卫星」。它们两颗都是「地球同步卫星」,默默地在天空上,为我们监察着周遭的天气。没有「天眼」之前,对于台风的生成、发展和移动,主要是靠海面远洋船及地面天气站的观测。由于这些观测相对于台风的尺度来说是不多的,尤其在台风的家乡-海洋更是稀少,所以过往天气预报员监察台风的能力是极为有限的。

例如一九零六年,一个台风从菲律宾方向吹来,船只都观察不到,结果香港毫无防备,台风袭港时风云骤变,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一日之间造成过万的人命损失。有了「天眼」之后,我们已可早在台风远在天边酝酿时,掌握于股掌之中。台风的生老病死和它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这双「天眼」,有时甚至需要追踪十数天才完成这生命的历程。

「人造卫星」不仅对台风的监察特别有用外,对暴雨、甚至冷锋的预报亦很有帮助。春天时份,当我们头顶上还是睛空一片、星星闪烁时,预报员可能已忧心忡忡,因为他「看见」远在广西的雷雨区正在不断发展及移近,我们的天气快将要转坏呢。此外,「人造卫星」虽然看不到地面的气温变化,但因为冷锋通常会伴随着一片广阔云带,预报员可利用观测这云带的动向,追踪冷锋横过中国大陆的情况。

「人造卫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它们亦是不可多得、不可替代的灵魂之窗。我们能有准确的天气预报和及时的警告,除了倚靠预报员的专业知识和其他仪器的辅助外,我们还应感谢这一双宝贵的「天眼」。

天文台预报员利用人造卫星云图监察天气变化
天文台预报员利用人造卫星云图监察天气变化

台风森姆袭港时,「天眼」观测到当时
(1999年8月22日下午2时)森姆来势汹汹的情况。
台风森姆袭港时,「天眼」观测到
当时(1999年8月22日下午2时)森姆来势汹汹的情况。
(此卫星云图接收自日本气象厅地球同步气象卫星)


〔文汇报 1999年12月3日〕


※ 多谢文汇报之允许,转载以上的文章。

最近修订日期: <2014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