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列印PDF
天文台于报章刊登的文章 Newspaper Articles by Hong Kong Observatory


人人受压

李联安

我们生活在地球上,原来大家的身体时刻都承受着每平方米约十公吨的大气压力,这相等于一条约十公尺高的水柱压在大家身体上。可能有人不相信。如果有十公吨的压力,我们肯定被压扁!其实我们体内亦存有一股压力,跟与外面的大气压力达致平衡,所以大家通常都感受不到,察觉不到。

大家有没有试过乘升降机登上数十层高的大厦时,耳内会感觉到一些压力。在升降机上升时,外面的大气压力减少,而我们耳内的压力,因未能及时跟外面下降中的大气压力达致平衡,耳膜便向外压。相反,如果大家从高处乘升降机往下时,耳膜或会向内压。这时,大家只要吞咽一下,或讲些说话,便可促使耳内的气压更快地和大气压力达致平衡,耳内的不适很快便消失。其实飞机上的测高仪亦是利用这原理来计算出飞机的高度,以协助飞行人员在晚间或视野模糊的天气情况下,飞越地面的障碍物或高山。

一般海平面的气压,约为1000百帕斯卡,即每平方米的面积约有十公吨的压力。距离海平面越高,空气越稀薄,气压便越低。例如,在海拔高度约三仟呎的大帽山顶,气压约为海平面气压的百分之九十,我们吸入的氧气量亦相等于在海平面的百分之九十,有部分人士可能感到少许不适。如果在海拔高度一万呎,气压只有百分之七十,在一万八仟呎,气压更只有海平面的一半,相信在这高度大部分人都可能会出现高山症的效应。

或许大家会问,飞机飞得那么高,气压应该是很低的,为什么我们乘坐飞机时,感受不到高山症效应呢?理由很简单,机舱是密封的。高空的气压确是很低,一般喷射客机的飞行高度是约三至四万呎,气压只有海平面的四分一。由于机舱是密封的,机舱内的气压其实已调整至跟地面气压差不多。就算飞机升升降降,机舱内的气压也不会有很明显的变化。除了气压有差别外,在三万多呎的高空,气温会低至摄氏零下五十五度左右,和香港地面的气温有很大差别,但大家在机舱内感到的气温亦已调整至一般的室温。如果没有这些调节气压和气温的设备,大家乘坐飞机时,可能要和数十年前的飞行人员一样,穿上用电发热的衣服取暖,又要靠额外的氧气协助呼吸。

现在的摩天大厦建得愈来愈高,调节气温的系统已是基本设备,不知将来何时才会发展到有像机舱内的调节气压系统呢?

〔文汇报 2000年10月18日〕


※ 多谢文汇报之允许,转载以上的文章。

最近修订日期: <2014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