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酷热天气警告知多点

  • 星期三, 2016年 8月 24日

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雨,本周香港终于转晴,但换来的是酷热天气。大家都知道天文台会就酷热天气发出警告,但可能曾经发现在警告生效的日子,天文台整日录得的最高气温并没有达到 33 度,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

图一

每当天气酷热,天文台会发出相关警告。


原来酷热天气警告的标准,不单考虑位于九龙的天文台总部气温,亦包括港岛、新界及离岛的气象站温度,以及香港暑热指数,指数综合反映了温度、湿度、风速以及太阳照射的影响。一般来说,当指数接近 30 便代表暑热天气有机会对健康构成影响。以今年 6 月 3 日为例,当日天文台录得的最高气温是 32.4 度,但由于阳光猛烈,加上风力较弱和湿度略高,香港暑热指数高达 30.9(请参看附图),因此当日酷热天气警告生效,实际天气情况亦符合警告标准。

图二

2016 年 6 月 3 日录得的香港暑热指数。


我们翻查自 2014 年至今的记录,发现在酷热天气警告生效的日子当中,大约八成日子的天气实况达到警告标准,在天气预测的领域算是一个好成绩。顺带一提,天文台亦设有炎热天气特别提示,所考虑的因素和酷热天气警告基本相同但程度不同,一般是当天气条件未达酷热天气警告的水平,但炎热天气有机会影响市民健康的时候发出。

夏日炎炎出外活动,谨记留意当时是否有酷热天气警告或炎热天气特别提示,做好防暑措施,以免中暑或晒伤。



李立信 陈玉卿


  • 热带气旋生成变数

  • 星期四, 2016年 8月 18日

天文台上周中期已预料本周在南海北部至西北太平洋一带会有热带气旋发展,但其生成位置存在相当大的变数。要了解为何有这变数,我们需先从热带气旋的生成条件说起。

热带气旋生成的基本条件是在大气低层有气旋式气流辐合(在北半球为逆时针旋转的气流),其中一个有利气旋生成的地方是热带辐合带,它是从南半球跨越赤道来到北半球的西南气流与北半球副热带高压脊南侧的东北气流汇聚而形成的一道辐合带,有利气旋式气流及对流活动的发展。从本周星期二(2016 年 8 月 16 日)中午的卫星图像(图一)可清晰看到一道颇长的对流云带自南海北部伸延至西北太平洋,标志着热带辐合带的位置。

图一

图一      2016 年 8 月 16 日中午 12 时的卫星图像,黄色箭头表示气流的移动方向。(卫星图像来源:日本气象厅)


虽然不同的电脑预报模式早前已预测本周可能有热带气旋在热带辐合带上生成,但因辐合带长达数千公里,各模式对于在哪个时候从辐合带上哪个位置能发展出气旋有一定的分歧,因此增加了预测的变数。的而且确,从星期二早上六时的雷达图(图二),可看到在华南沿岸及南海北部有一个广阔低压区,当中出现多于一个气旋或低压中心,有些维持了一段短时间便消散,而最后哪个能够发展成为热带气旋取决于多项因素,例如海水温度、水汽的输送、垂直风场变化、大气高层的气流辐散等。天文台一直密切监测及评估这个广阔低压区的变化,最后它在广东西部海域,即香港西南约 200 公里的地方发展出旋转中心,并在星期三(8 月 17 日)早上增强为一热带低气压,天文台亦就此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图二

图二      2016 年 8 月 16 日早上 6 时的雷达图 ,符号「低」代表低压中心的位置。


其实,当热带辐合带或广阔低压区出现在香港附近,无论最终会否发展成为热带气旋,本港也有机会出现狂风骤雨及雷暴,海面亦可能会有涌浪,因此市民应留意天文台发布的最新天气信息,而参与水上活动或接近岸边的人士须特别留意风浪可能带来的危险。



梁恩瑜、李立信


  • 全球融冰的幕后黑手

  • 星期一, 2016年 8月 15日

冰河时期是指地球在一段长时间处于低温状态,许多地方被冰川覆盖。两个冰河时期之间称为间冰期,气候比较温暖。上一次冰河时期约在一万多年前结束,地球进入间冰期,气候变得温暖,适宜人类居住,人类文明得以发展。

上一次冰河时期结束时,全球出现冰川融化及后退。由于计算各地冰川开始融化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以致很难确定冰川的融化是否同步,于是有推测指冰川融化可能有一些区域性的因素,例如日照、降水和海洋环流的改变。

最近,科学家重新检视一千多块世界各地冰川后退时遗留下来的石头,并利用改良方法计算冰川开始融化的时间[1,2]。冰川后退会让被压着的石头暴露于大气中并直接受到宇宙射线的照射,进而产生放射性同位素铍-10。透过分析同位素的水平 ,科学家可以估计石头暴露于大气中的时间,继而推断冰川何时开始融化。研究结果显示各地冰川融化的时间大致同步,并且与冰芯分析得出的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开始上升的时间吻合。科学家再利用电脑气候模式进行模拟,确定全球冰川同步融化,二氧化碳浓度上升是主要的原因(图一)。

图一

图一      科学家确定上次冰河时期结束时全球冰川融化,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上升是主要的原因。(相片来源:俄勒冈州立大学)


上一次冰河时期的末期,二氧化碳浓度由 180 ppm 上升至 280 ppm,需时约七千年。自工业革命以来,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不断增加,只消一个世纪多的时间,今天二氧化碳浓度已超越 400 ppm(图二)。二氧化碳浓度屡创新高,怎能叫人不担心全球冰川会加速融化,使海平面进一步上升呢(图三)?

图二

图二      过去八十万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变化。(来源: 世界气象组织)



图三

图三      冰川加速融化。(来源:“CHASING ICE”)




岑富祥


参考:

[1] As Ice Age ended, greenhouse gas rise was lead factor in melting of Earth's glaciers.
http://www.bc.edu/offices/pubaf/news/2015-jul-aug/ice-age-glaciers-melted-because-of-greenhouse-gas-increase.html?cq_ck=1440100083400

[2] Regional and global forcing of glacier retreat during the last deglaciation.
http://www.nature.com/ncomms/2015/150821/ncomms9059/full/ncomms9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