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与厄尔尼诺说再见

  • 星期二, 2016年 5月 31日

凡事总有完结的一天,自1950 年以来最长及最强的厄尔尼诺现象即将结束,在今年夏天回到正常的海洋及大气情况(即没有厄尔尼诺及拉尼娜,又称「ENSO 中性」状态)。对厄尔尼诺说再见同时,我们或者很快就要迎来拉尼娜。最新观测资料及世界各地多个气候模式的预测显示拉尼娜在今年稍后开始发展的机会正逐渐增加,近日已引起公众及传媒关注拉尼娜对香港下半年天气的影响。

拉尼娜是指赤道太平洋中部、东部表面海水异常寒冷,继而影响世界各地的大气环流及全球多个地区的气候。当拉尼娜发生在 8 月至 10 月期间,菲律宾一带的热带气旋较易受到一股异常的引导气流推动而进入南海,因此影响香港的热带气旋数目普遍较「ENSO 中性」状态多,根据过去统计资料,到 10 月仍有平均超过一个热带气旋影响香港(图一) 。换句话说,相对于「ENSO 中性」状态或厄尔尼诺的情况,风季可能较迟完结。

图一
图一      1961 至 2015 年期间,在 6 月至 10 月进入香港 500 公里范围的热带气旋数目。


至于拉尼娜对本港气温的影响,虽然热带气旋靠近香港时或会出现高温天气,但毕竟热带气旋的影响短暂,不会太影响香港下半年的温度。而刚刚相反,根据过往统计,当拉尼娜发生在秋季(9 月至 11 月)和冬季(12 月至 2 月)时,影响华南的东北季候风会较强,引致香港的气温低于 「ENSO 中性」状态 (图二)。

图二

图二      1950 至 2015 年期间香港秋季 (9 月至 11 月,左图) 和冬季(12 月至 2 月,右图)的气温。


当然,今年下半年的天气情况是否如以上所述仍要视乎拉尼娜的发展情况和其它因素的影响。

有关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的最新情况,请参考天文台网页:
   http://www.hko.gov.hk/lrf/enso/enso-latest_uc.htm



岑富祥、唐恒伟


  • 雨季来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 星期五, 2016年 4月 29日

香港今年的雨季已经开始,骤雨和雷暴经常会出现,有些时候只影响局部地区,有些时候雨势可以较大和广泛,或多或少会影响市民大众的生活,而预测大雨往往是天文台预报员的一大挑战。

现时气象界预测数日后的天气,主要依靠电脑运行的「数值天气预报模式」,把大气的变化用物理关系模拟出来。尽管科技不断进步,电脑模式的预报仍难达到百分百准确,尤其是变化急速及影响范围较小的天气现象如雷雨则更具挑战。一般来说,电脑模式的准确度会随着预报时效缩短而增加。因此,针对某一日的天气预测,随着日子越来越接近,天气预报员会不断检视电脑模式的更新结果,考虑是否需要调整该日的天气预测。

虽然我们一般能够预计数日后有利出现大雨的环境因素,比如大气是否不稳定,低压槽或高空扰动是否在香港附近,但最后大雨在哪个小时出现或影响哪个地区,又或者是否与香港擦身而过,仍是带有相当随机性的。因此,对于即日的天气预测,预报员仍需要参考大量实况观测资料,包括自动气象站、天气雷达及卫星数据等,以辅助电脑模式预报,在有需要时立刻更新预报,务求为市民提供更准确及详细的预测,这情况在春夏季会较为常见。当然,另一个更新预测的原因是在一日当中,随着时间过去,预报涵盖的时间会由最初二十四小时一直缩短至数小时,所描述的天气情况自然亦有所分别,因此有需要适时地更新。

春夏季的大雨瞬息万变,降雨量的分布亦相当不规则,加上香港地域细小,只要雨区的位置及移动路径稍有偏差,香港的天气也会截然不同。如图一所示,今年四月有两场大雨,都落在香港相邻的深圳及南面的水域,香港可以完全没有或只有部分地区下大雨。预报大雨的难度可见一斑。

图一

图一      雷达图象显示深圳及香港南面的水域有大雨(黄色及红色区域),但香港则几乎没有。


雨季出门,我给大家的建议是,不能只靠肉眼看见身处地方的雨势便断定其他地方的情况,应不时留意天文台的天气预测,查看雷达图像所显示的雨区位置及变化,并不时留意天文台最新的「特别天气提示」,便能更好地掌握形势、有所准备了。

最后,我也想趁这个机会提醒大家,雷暴除了会带来大雨之外,还有机会带来强烈阵风、飑线(俗称「石湖风」)[1]、冰雹[2]甚至龙卷风[3]。在风雨季经已开始之际,相关的业界包括航运、物流、运输、建筑等从业员请做好防御措施,以防物件被大风雨吹倒。市民也请留意天文台发出的相关天气警告和「特别天气提示」,以策安全。



李立信


注:

[1] 雷暴及狂风

[2] 雹暴

[3] 如何为龙卷风分等级?


  • 这个寒潮不太冷

  • 星期一, 2016年 4月 18日

大家可能还会记得,继社交网站有关 2016 年 1 月下旬超级寒潮袭港的传闻后,2 月中旬再有消息传出,指 3 月可能再有超级寒潮南下,顿时引起市民和传媒的关注。从社交网站获取的资料推断,这个超级寒潮「预报」大致是基于两个考虑:(1)2016 年 2 月中旬美国国家环境预报中心(NCEP)的集合预报大部份成员皆预测北极涛动指数(AOI)会再出现负值(约 -2 至 -3 左右),其中一个成员更预测 AOI 在 3 月 2 日会下降至 -4 以下;(2)2016 年 1 月超级寒潮侵袭华南前约一星期左右,AOI 也曾下降至 -4 以下。然而,最终 3 月 2 日的 AOI 只有约 -0.6,3 月初最低的 AOI 也只是 -2 左右(图一)。纵然所「预测」的寒潮确曾导致天文台的气温于 3 月 10 日及 11 日跌至 10oC,但数字上还不算太冷,在 3 月份日最低气温的排行榜上只占第 90 位左右。

图一

图一      逐日北极涛动指数(AOI,来源:NOAA)


事件再一次提醒我们不可以过份倚重电脑模式较远程预报的「表面数值」,更不宜因此而对个别地区(例如香港)的未来天气状况妄下判断。NCEP 的确能有效地预报 AOI 由 2 月中是正值到 3 月初是负值的变化趋势,但 3 月初 AOI 的实况数值却与大部份集合成员的预测数值有颇大出入。正如我们不时提醒天文台九天天气预报的用家,预报时效越长,不确定性一般会越高,可能出现的偏差也会越大。所以大家需要以审慎及客观的态度理解和应用预报所提供的长期趋势才可以从中获取最大益处。

网上的言论也正好反映对 AOI 负值与强烈寒潮影响香港(或其它华南地区)之间的关系的一些误解。AOI 出现负值虽然是北方冷空气南侵的有效先兆,但地区性受影响的程度则视乎冷空气南下的路径及个别地区本身的一些影响因素。冷空气抵达华南沿岸需时约两至三天,而最低气温通常会在寒潮抵达后约两天才会出现。基于美国国家海洋及大气管理局(NOAA)的逐日 AOI 数据(1950 年起),我们抽出 12 月至 3 月期间 AOI 在 -4 或以下的日子,然后分析随后七天天文台的最低气温(Tm)。图二的棒形图显示,在 AOI 出现 -4 或以下的日子后,只有约 7% 的个案 Tm 会跌至 7oC(严寒天气)或以下,而超过 40% 的个案Tm还是在 12oC(寒冷天气)以上。显而易见,AOI 负值与强烈寒潮影响香港之间并不存在必然关系。


图二

图二      AOI ≤ -4 的日子随后 7 日天文台的最低温度(AOI 数据来源:NOAA)




李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