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超级满月」有多超级?

  • 星期四, 2016年 11月 10日

满月本是平常不过的天文现象,每年总会出现 12 或 13 次。以往只有中秋节的满月以及出现月食的满月而较受关注。近年,随着市民大众对天文观测的兴趣增加,以及传媒和社交媒体的广泛报导,又圆又大的「超级满月」[1]已成为公众关注的天文现象之一。

今年 (2016 年) 最大的「超级满月」会在 11 月 14 日晚上出现,『今次的「超级满月」与以往的有何差别?』和『什么时候会出现更大的「超级满月」呢?』都必然是大家会问的问题。

先考一考大家的眼力 - 你能从下图 1901 年至 2050 年最大的 10 个「超级满月」[1]中分辨出哪几年的「超级满月」比今年 (2016 年) 11 月 14 日的「超级满月」大吗?

图一


答案是:1912 年、1930 年、1948 年和 2034 年的「超级满月」都较 2016 年 11 月 14 日的「超级满月」大,亦即今年(2016 年)的「超级满月」是自 1948 年以来最大的,下次更大的「超级满月」要等到 2034 年才会出现。

事实上,1901 年至 2050 年间最大的 100 个「超级满月」的大小若以「月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2] 作比较只介乎 356,375 公里至 357,099 公里;若以「视直径」[3] 比较则只介乎 0.557° 至 0.559°,不单只肉眼,甚至一般仪器都难以分辨出来。

那今年 (2016 年 11 月 14 日) 的「超级满月」与平时看见的满月又有多少分别呢?

以下列出 2016 年 11 月 14 日的「超级满月」与同年「满月的平均值」[4] 的比较。从「月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和「视直径」来看,「超级满月」比平日看见的满月约大 7%。

表一


下图是视觉上 2016 年 11 月 14 日当晚的「超级满月」(右) 与平日看见的满月 (左) 的分别。

图二


但是,在 2016 年 11 月 14 日晚上天空只出现一个月亮时,你可以用肉眼分辨出它与平日看见的满月的分别吗?



香港天文台天文小组
(莫庆炎、许大伟、郑仲材、冯国柱、黄伟光、朱兆中)


注:

[1] 「超级满月」是指在月球近地点附近时的满月。
[2] 「视直径」是指远方物体最远两点与观察者各自形成的直线之间的夹角。
[3] 「月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是指地球质心点与月球质心点之间的距离。
[4] 「满月的平均值」是以当年各个满月时月球参数的平均值来计算。


参考连结:

气象冷知识 - 中秋超级月亮:http://www.youtube.com/watch?v=Rgeh-u6wBwA
气象冷知识 - 月亮错觉:http://www.youtube.com/watch?v=tlqk4J4tFN8


  • 多旋共舞

  • 星期三, 2016年 9月 21日

2016 年 8 月西北太平洋及南海区域热带气旋的发展相当活跃,先后有多个热带气旋生成,当中更有四个(电母、蒲公英、狮子山及圆规)于 8 月 20 日早上同时在这区域出现。

翻查天文台 1960 年至今的记录,三个热带气旋同时在西北太平洋及南海区域出现的情况差不多每年都会发生。而四个热带气旋同时出现的情况则相对较少,2000 年至今共出现了四次,详情见下表:

表一


而在这区域最多热带气旋同时出现是五个,于 1960 年(图一)及 1985 年(图二)前后共两次。1960 年 8 月 23 日早上,有位于台湾以东海域的伊兰、在朝鲜半岛以西的嘉曼及位于西北太平洋的黛娜、菲尔及比丝。当中伊兰横过台湾后移近广东沿岸,天文台需要悬挂一号戒备信号。1985 年 9 月 1 日早上,有位于日本海的奥迪莎及帕特、在日本以东的露比、在菲律宾以东的戴丝及在国际换日线附近的史基培。戴丝其后进入南海并增强为台风,在香港西南 200 公里内掠过,天文台一度需要发出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

图一

图一      1960 年比丝、嘉曼、黛娜、伊兰及菲尔的路径图



图二

图二      1985 年奥迪莎、帕特、露比、史基培及戴丝的路径图


热带气旋之间通常需要约 10 – 15 度分隔距离的发展空间,以经度而言西北太平洋及南海区域由西至东约有 80 度(东经100 度至 180 度),也可以解释为何到目前为止曾出现的最多数目是五个。六个虽然绝非不可能,但还要拭目以待。



蔡振荣、胡文志


  • 不稳定的天气

  • 星期五, 2016年 9月 09日

上周末的天气报告提及本周香港的天气不稳定,大家知不知道「不稳定」是什么意思呢?

「不稳定」其实是指天气情况易起变化或多变,虽然未必整天下着雨,但只要条件配合,便会一触即发下起雨来,甚至出现雷暴。在气象学上亦有所谓大气的不稳定度,而天气预报员分析不稳定度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研究气温的垂直变化和大气湿度,即气象界常用的 K 指数,它可以从高空探测资料计算出来,而电脑「数值天气预报模式」亦能提供未来数天指数的预测供预报员参考。上述的 K 指数的计算式分三部分,分别为(一)温度直减率,即温度随着高度上升而递减的幅度;(二)大气低层水汽量及(三)大气中层的水汽饱和程度。一般来说,如果温度直减率越大(即接近地面的温度越高,而高空的温度越低)、大气低层水汽越充足及大气中层水汽越接近饱和的话,K 指数就会越高,这表示对流活动容易被触发,出现降雨或雷暴。

天文台利用自动高空探测系统,每天发放两次探空气球,获取高空气象数据。以今年 9 月 5 日早上的探空资料为例(图一),当时近地面的温度高,上空的气温亦随高度的增加而快速下降(图一中红色圆圈),近地面的暖空气因密度较低,容易向上升及形成对流活动。此外,探空资料亦显示大气的空气温度及露点温度的相差小,即代表大气湿度高,充分的水汽足以制造降雨。从这次探空计算出来的 K 指数高达 37,而一般来说,当指数达 33 已有条件触发雷暴。事实上,当日香港有骤雨及雷暴,普遍录得超过 30 毫米雨量,部分地区的雨量更超过 70 毫米(图二)。

图一

图一      2016 年 9 月 5 日早上的高空探测图。图中空气温度和露点温度接近的地方表示湿度高,大气接近饱和。



图二

图二      2016 年 9 月 5 日的总雨量分布。


纵使大气不稳定,仍需要一些催化机制,才会触发降雨及雷暴,例如当香港附近有低压槽或高空扰动,能有助空气抬升。其他包括中小尺度天气系统及地形影响等,亦是天气预报员须要考虑及分析的因素。以后当大家听到天文台预告未来数天天气不稳定,要特别留意往后更新及更详尽的天气评估啦!



刘保宏   李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