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 访前台长费慤先生夫人

  • 星期五, 2015年 9月 11日

那年,二次大战结束不久,他从亲戚口中得悉世界各地的最新情况,遂毅然放弃在瓷器公司的工程师职位,只身远赴重洋来到东南亚,辗转抵达香港并加入天文台工作。后来,他在这里成家立室,并在离家乡半个地球之遥的地方生活下来,历经数十寒暑,见证人间和大自然的风雨,直届退休之龄方才返乡安居。

他是前天文台台长费慤先生 Mr. John Peacock。费慤先生是香港天文台最后一位来自英国的台长,在天文台服务了 34 年后于 1984 年退休。此后,他和费慤夫人 Mrs. Diane Peacock 便到了英国西南部定居,过着远离烦嚣的生活。

今年夏天,我正在英国牛津大学参与短期课程,透过现任台长岑智明联系上费慤前台长,然后伙同正在埃克塞特 (Exeter) 接受气象培训的同事刘保宏,在一个星期日前往他俩居所访问。我们有幸亲尝费慤夫人精心泡制的茶点,在闲谈间渡过一个愉快的下午。

费慤先生夫人居于萨默塞特郡 (Somerset),从最近的城市巴斯 (Bath) 驾车前往需约半小时。那里人烟稀少、空气清新,屋子自成一国,无论从哪个方向眺望窗外均是绿油油的草原,风景如画。前台长在屋子四周栽种了各色各样的花草树木,又对每棵植物作详细记录,可见退休后仍不乏科学家的气质。虽年届八十多岁,但他依然健步如飞,随手便能拿起钢制工具,大概是日子有功,而园艺确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之故。

图一

图一      费慤前台长屋子花园后的大草原。



图二

图二      在屋子后花园的合照,从左到右:费慤夫人、刘保宏、胡宏俊、费慤先生。


费慤前台长任内以台长或署理台长身分悬挂十号风球多达四次,可能是近代挂十号风球最多的台长(注一)。据他说,当年最大的挑战在于观测数据不足,那些年气象站不多、船舶回报的数据亦少,早年更未有气象卫星,使天气预报添加不少难度。基于当时的科技和社会发展水平,挂风球的考虑与现时截然不同。

他又忆述,当年许多工作均须靠人手完成,例如复印天气图便需使用石灰石作平版印刷(注二),职员将人手分析完成的天气图放上平滑的石灰石,用酸性液体蚀入石头的表面,然后涂上水溶液,再将空白的天气图放上石灰石印制,花的工夫真的不少。

图三

图三      费慤前台长送予我们的 1983 年 11 月 23 日天气图,图中清晰可见手写上的气压值。


费慤前台长亦收藏了不少当年珍贵的照片,部分员工合照更附有职员名单。我们趁此机会拜托他为我们将部分珍藏数码化,为天文台增添文物。

图四

图四      费慤前台长保存的 1950 年代员工合照。


虽然事隔多年,费慤前台长对天文台购置的第一台原子钟仍记忆犹新(注三)。他又回想起,有次香港突然迎来大批从广东沿岸来的渔民,原来是误信了地震谣言,以致后来天文台需要公开辟谣。他俩又与我们分享了多年前目睹不明飞行物体的经历。各色各样的故事娓娓道来,我们均听得如痴如醉,实在不枉此行。

最后,费慤前台长提及,在他还是工程师时曾以物理知识化解了一题方程式,令他毕生难忘,故寄语∶「我们要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确实,我们都应该为自己的工作和使命感到自豪!



胡宏俊、刘保宏


【后记:费慤夫人 Mrs. Diane Peacock 不幸于 2015 年 7 月因病离世,我们谨此向费慤前台长和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备注:

一、   见天文台网志:一些天文台的集体回忆 - 探访台长费慤

二、   平版印刷的英文 lithography 源自古希腊语「石头」

三、   见香港授时服务历史



最近修订日期: <2015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