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 非一般海上之旅 - 南海探空试验(下)

  • 星期二, 2015年 8月 11日

......续上集


2015.6.15    晴转多云
经过一日航程,船不经不觉已开到西沙西南面,距离香港约 800 公里的地方。两次的经验,加上船员的帮忙,探空工作变得畅顺,每次都可以在三小时内完成工作,把数据传回天文台。KC 和我轮流吃早餐和看着气球飞行和数据传输的情况,也能偷空看看天空的积云,云底像被锋利的刀削过一样,与海平线完全平行,煞是好看(图十一)。

图十一

图十一      在船上偷闲看一看云 - 积云底下的降雨区(左)
云底齐整,与海平面平行(右)。


海面状况比我们想像的要好,船员说 4 至 6 月期间南海的天气和海况一般是最好的,海平如镜,风浪不大。这跟我们原来所想的有些差别,还以为五六月西南季风旺盛,风大浪也大,真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浪和涌都欠奉,错失了学习看浪涌的机会,但免却了吃晕浪丸的辛苦呢!晚上放波时手机传来声响,可能和附近有钻油台有关,竟然收到越南的讯号,还有一个从香港打来的陌生电话。漫游「冷电」,当然要冷待!


2015.6.16    多云有雨
一早醒来,KC 照样已经准备一切,船已驶到北纬 10 度以南,东经 110 度以西,距离香港约 1500 公里。手机讯号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同时无线电噪音一片死寂,正是探空的最好情况!但今天天气转为多云,下午更有大骤雨,海面偶有中浪(图十二),然而在船上却感受不到。在京士柏探空的经验告诉我们下雨天气球可能会较早爆破,原因是气球表面可能会结有少量水滴,到达高空时遇冷结冰,影响气球张力,令气球提早爆破。事实也再次证明,晚上的气球经过极湿的云层(图十三,4 至 7 公里高相对湿度逹100%!),最终气球越不过气压 100 百帕,即约 16 公里高,算是整个行程中最「失败」的一次。

图十二

图十二      航程中最大浪时涌起白头浪。



图十三

图十三      6 月 16 日晚上的探空资料,气球经过位于约 4 至 7 公里高的云层,
并大概在 16 公里高爆破。



2015.6.17    少云转晴
船大清早已驶至离新加坡约 600 公里处,目标在望。我和 KC 亦为最后一个探空气球作准备,原因晚上将接近陆地,船员亦会忙于预备泊岸,故决定不再放波了。今天天气好转,曙暮光从云层中透出,云隙光穿透云缝保佑大地(图十四),加上海面的船浪,交织出大自然的美。放波工作也变得轻松,差不多在近乎完美下终结。下午在三副的带领下到甲板上走一趟,把被困船舱几天的纳闷一扫而空,当然亦不少得到船头桅杆下拍照留念。

图十四

图十四      曙暮光(左)和云隙光(右)。


晚饭过后,海上交通变得繁忙,航海雷达上显示船只穿梭往来,乱中有序。虽然离新加坡不远,但船员今晚特别紧张,皆因早于一星期前就在附近水域出现海盗,被劫的是一艘运油轮,通讯设备被破坏,连人带船给劫走(相关新闻连结)。船员要当「海盗更」,在黑夜海上要耳听八方,因海盗通常坐着快艇,在船尾强行登船,故需特别留意快艇的马达声。船员说通常油轮是目标,往往运载价值数百万美元燃油或油渣,可以泵走燃油或勒索赎款,但商船却只有货物,搬运困难,所以通常都是取易不取难的。


2015.6.18    晴
午夜时分,货轮徐徐驶进新加坡海峡,班兰蛋糕的香味顿时在梦中呈现。早上,我趁机将一套天文台纪念邮票送给段船长,感谢他这几天的照顾和帮忙(图十五)。在船公司代理的协助下我们入境新加坡,结束六夜五日的奇妙探空旅程。

图十五

图十五      笔者(左)感谢段绍达船长(右)支持这次船上探空试验。


我们正分析今次旅程所得的数据,看看对天气预报有没有帮助。无论如何,如能在南海施放探空气球,相信有助台风预报,对「一路」[2]的航行安全也有积极的贡献。

最后,再次感谢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的全力支持,特别是段绍达船长和他的团队一路上的协助和包容,也感谢大厨每日准备的美味饭餐,使我们的思乡病没有发作!



林学贤


注:

[2] 「一带一路」中的「一路」,意指「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最近修订日期: <2015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