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六, 2014年 4月 26日

临近冰点的香港 - 历史角度

香港冬季特殊天气现象的气候记录

香港位于亚热带,气候相对和暖,一些寒带地区在冬季常见的天气现象,例如下雪,在香港属于较为罕见,本地市民甚少甚至从没在香港见过。根据历史气象记录、目击者报告和文件,在 1948 年 1 月至 2014 年 2 月期间,香港冬季曾有结霜、结冰、雾淞、雨夹雪(或称夹冰丸)和降雪等五种特殊天气现象的报告,在本文中统称为「香港冬季特殊天气现象」。图 1 和图 2 分别列出这些天气现象按年份和月份的出现日数。从分布图中可见,结霜、结冰、雾淞、雨夹雪和降雪按次序愈见罕有。当中,雾淞、雨夹雪和降雪报告非常少,过去 66 年中仅有数次。除 1987 年 11 月曾有过一次结霜报告外,其余的冬季特殊天气现象皆在十二月至三月期间发生。有关分辨这些特殊现象的方法,详见同系列网志:「临近冰点的香港 - 观测角度」。


图 1

图 1      1948 年 1 月至 2014 年 2 月期间,香港每年出现结霜、结冰、雾淞、雨夹雪和降雪现象日数的分布图。



图 2

图 2      香港冬季特殊天气现象按月份之出现频率分布图 (数据同图 1)。



降雪是香港最罕见的冬季天气现象,自 1948 年以来仅有四次报告,分别在 1967 年 2 月 2 日、1967 年 12 月 13 日、1971 年 1 月 29 日及 1975 年 12 月 14 日 (见表 1)。第一个报告的地点是在歌连臣角惩教所,而另外三个报告均在大帽山近山顶的位置。


表 1

表 1      香港降雪报告摘要 (1948 年 1 月至 2014 年 2 月)。


香港最冷的一天

除战后的四个降雪报告外,香港在 19 世纪末亦曾经历过一次闻名的冰雪天气过程。事发在 1893 年 1 月,当时香港的行政范围仍然局限在九龙界限街以南。 1 月 15 日至 18 日期间,香港天气极其严寒,天文台的气温在 1 月 18 日的早晨降至 0.0 度,是自 1884 年有记录以来最低,自此亦从未被打破。在高地如港岛山顶和植物公园 (1975 年正式易名为香港动植物公园,俗称「兵头花园」) 的气温更低于零度。根据证人的报告,16 及 17 日在山顶上有显著的结冰现象出现,而当时的《德臣西报》 (又译名为《中国邮报》,是香港的第二份报纸,原名为 “The China Mail”) 有这样的报导:「山顶的居民谈及山区出现大幅结冰,导致许多路面被冰所覆盖,变得难以站稳及非常危险」。报导亦提及冰柱沉重地挂在电话线上。当时有一位 L. Gibbs 先生在一份时称“Hong Kong Naturalist” 的期刊中提到:「雨一落下便结冰,我清楚记得当我抵达马己仙峡道时,我穿的厚外套已经被冻得僵硬」[1]。从这些栩栩如生的描述及根据「临近冰点的香港 - 观测角度」一文中有关冬季降水天气的特征,当时的结冰现象好可能由冻雨所导致。

虽然当时在天文台并没有观测到降雪,但是首任天文台台长在他的报告中指出山上好像被雪和白霜所覆盖。而且,在香港以北及以东的广东(即界限街以北)有暴风雪报告 [2-3]。时任植物及林务总监 Charles Ford 先生印象深刻,忆述当时的冰雪情境如下 [2] (图3):

在大陆和大屿山的所有山头均变为白色及有结冰,而大屿山其中一个山峰 (高 3147 呎) 从山顶至往下数百呎看来像盖着雪。早于 1 月 15 日傍晚,位于大陆的大帽山山顶 (高约 3300 呎) 已呈现白色一片,大概是冰或雪。


图 3

图 3      1893 年 1 月香港经历前所未有的寒潮期间之零下气温和冰雪天气示意图 (地点不按照比例)。
根据植物及林务总监 Charles Ford 先生的描述重绘。



1883年降雪的美丽误会

在网上曾经流传一张乐群楼 (Foochow Club) 和街道上满布积雪的旧照片,并引起很多有关在 1883 年 (香港天文台成立那年) 香港曾降大雪的猜测。但事实上照片中的乐群楼 [4]位于福建省福州市,不是在香港。天文台的报告中亦没有任何 1883 年出现降雪的记录。



李子祥(1),江君彦(2), 杨汉贤(1)

(1) 香港天文台
(2)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天气预报中心


参考资料:

[1] Lui Wing-hong, 2013: "Hong Kong Had Turned to Ice": Record of Lowest Temperature in January 1893,《有缘相聚》, 香港天文台

[2] W Doberck, 1893: Severe Frost at Hong Kong, Nature 47, 536-536 (06 April 1893), doi:10.1038/047536b0

[3] 杨宝霖《广州地区下雪考略》

[4] 乐群楼 (福州) Foochow Club, Wikipedia:http://zh.wikipedia.org/wiki/乐群楼_(福州)



最近修订日期: <2014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