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4年 4月 25日

气象万千 IV

当我被邀请担任天文台和香港电台联合制作的《气象万千 IV》的时候,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我对拍摄工作存有些少恐惧感;在 2011 年参与制作《沉没的国度》时所经历的艰辛,心中犹有余悸。当时,在烈日当空下长时间拍摄,我被吉里巴斯猛烈的阳光灼伤;还有,一次我和当地渔民出海捕捉三文鱼的时候,被太平洋的风浪折腾,晕眩持续了数天,十分不好受。但另一方面,由于我早年曾参与《气象万千》的制作,对这片集系列有情意结。最后(其实只是思考了几分钟),情感占了上风,我亦因此而踏上为时近一年探索天气和大自然现象的旅途。

我和四位导演合作,穿插于四个不同的故事。它们分别是台风、乾旱与水资源、暴雨和洪水,与及冰冻圈。这几个故事本身都是重要的课题,但同时它们亦可以从气候变化的角度串连起来。气候变化带来的冲击近年不断以不同形式浮现,不少科学家都认同它是人类目前所面对最紧迫的危机。2013 年 11 月超强台风海燕肆虐菲律宾,数日后在华沙举行的气候峰会上,菲律宾代表形容他的国家要经历这苦难是「疯狂的」,而要全球人类面临气候危机同样也是疯狂的。《气象万千 IV》的铺排某程度上是基于这个意念,但导演没有企图采取说教的方式,向观众灌输一些意识形态;而是希望透过客观事实的描绘和分析,让观众明白到这危机的成因,从而自行下结论。

摄制期间所碰到的,不乏一些有趣的人和事。在新强,一位年青哈萨克族女孩为我们联系居住在天山的族民,虽然她的脚掌刚刚做了一个不大不少的手术,令她行起路来一拐一拐的,但她带我们登上天山访问她的牧民哥哥时,几乎全程都是一马当先,令我们这些「健壮」的汉子为之汗颜。陪同我们考察「天山一号冰川」的一位研究员,虽然穿的是硬底西装鞋,但他在石块和冰川上步履如飞,令穿上全副登山装备的我们佩服不已。

在越南,导演和摄影师的小船意外沉没,虽然没有人受伤,但价值数以万元计的器材可能要全部报销。但导演竟然没有显示任何担忧或不悦之色,反而绘形绘声地向我们描述沉船时他们种种有趣的反应;导演 EQ 之高,令我折服。到了澳洲昆士兰,我们采访的农夫因为连续 18 个月的乾旱令他蒙受重大经济损失,但他却处之泰然,认为这只是人生中的起伏;当地一些同业因旱灾而患上忧郁症甚至自杀,他的乐观令人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最后,不能不提我们一队由导演、摄影师和录音师组成的三人敢死队,他们深入虎穴,在超强台风「海燕」的风眼范围内捕捉大自然无穷力量的震撼场面。可惜我另有要事,否则我必然加入敢死队,以壮大他们的声势。毕竟,可以近距离接触这个号称登陆时最强的台风,对我这个气象人的履历应该是大有裨益的。

如果没有参加制作,是无法理解制作团队工作之艰巨。据我所知,不少导演以至监制近日为了后期制作工序都在电视工作室渡过了不少不眠之夜。我当然希望纪录片完美播出,但无论效果如何,我仍必须向制作团队和其他幕后英雄致敬。在这一刻,我也祝愿片集成功。



梁荣武 (《气象万千 IV》主持)


注:《气象万千 IV》将于 4 月 26 日晚上七时半一连四个星期六在无线翡翠台及港台电视 31 同步播映播出。观众朋友也可以在网上先欣赏片集的宣传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Cj6sKxlpY


图一

图一      在澳洲荒废的农田里拍摄,最大的挑战不是近 40 度的高温和超强的紫外线,而是如何
避免成千上万的苍蝇飞进口中。



图二

图二      连月乾旱,昆士兰寸草不生,牧羊人只能年花近十万澳元,买饲料供应给 2,000 只绵羊
食用,大大增加成本。



图三

图三      我们并不是在偷闲泛舟,而是和越南农民 (左一的伯伯) 视察他们被洪水淹没的农田。
在归途中,导演和摄影师的船只意外沉没,幸好他们没有受伤。



图四

图四      开朗的哈族小姑娘和她的牧羊哥哥。背景为青葱的天山。



图五

图五      为牛羊提供食水而挖掘的大型雨水池。连月乾旱令水池乾涸,一些弱小的羊儿不能
摆脱池中的泥泞而死去,羊骨四处可见,水池俨如一个陷阱。除了带来金钱损失之外,
农夫目睹亲手饲养的羊只死去,亦不禁神伤。



最近修订日期: <2014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