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四, 2013年 5月 09日

1900 年的庚子风灾

尽管九成影响香港的热带气旋都发生于 6 月至 10 月期间,但当遇到一些迟来的「秋台」时,本港亦曾需要在 11 月甚至 12 月初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一般而言,在年底移近华南沿岸的台风通常会因东北季候风影响而减弱。但在 1900 年 11 月 10 日清晨,香港在防备不足的情况下被一个猛烈台风吹袭。由于 1900 年是中国历法的「庚子」年,该台风事件亦称为「庚子风灾」。这次秋季末台风事件成为了本港历史上其中一次最致命的风灾。然而,相比其他发生于 1874 年,1906 年和 1937 年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主要风灾,是次风灾是较鲜为人知的。因此我们翻阅了一些当时的政府报告,报纸和历史气象记录,进一步了解这个秋季风灾的详情[1-6]

被忽略的台风信号

这股台风于 1900 年 11 月 5 日在菲律宾以东海面形成。随后两天它采取西北路径移动并于 11 月 7 日进入南海。它于 11 月 8 日及 9 日逐渐转向北移,靠近广东沿岸 (图一)。根据当时的天气图及现代再分析资料,这股台风的环流较大,直径约 800 至 1000 公里 (图二和图三)。因此,当时马尼拉天文台和香港天文台已适时就南海出现的台风向公众作出警告。本港方面,台风信号在 11 月 8 日开始悬挂,提醒市民有台风逼近[5],而台风炮于 11 月 9 日下午 6 时 15 分发出,向公众警告本港将会有烈风。

图一

图一      庚子台风于 1900 年 11 月 5 日至 10 日的路线图。



图二

图二      1900 年 11 月 8 日的天气图。
(资料来源: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中央图书馆国家海洋数据中心)。



图三

图三      1900 年 11 月 9 日的再分析平均海平面气压及其 10 分钟风数据图。
(资料来源: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 20 世纪「再分析」[7] )。


随着台风逼近香港,本港于 11 月 9 日晚上东北风增强及达烈风程度。当台风眼壁从南面迫近本港,天文台的风力于 11 月 10 日早上4时达暴风程度。在早上5时风势最猛烈之时,香港天文台录得每小时平均风速达每小时 61 海里左右 (113 公里/小时) (图四)。台风中心很有可能在随后三小时经过香港东部,而天文台的气压于早上 6 时左右下跌至最低的 974.9 百帕斯卡 (图五)。这仍然是香港有记录以来 11 月份海平面气压的最低纪录[9]

图四

图四      天文台总部在 1900 年 11 月 9 日及 10 日的每小时平均风速及风向。风速是基于天文台总部的 Beckley
风速表录得的数据及采用天文台第 66 号技术报告中建议的转换因子[8] 所计算。



图五

图五      天文台总部在 1900 年 11 月 9 日及 10 日录得的每小时海平面气压。


基于天文台在台风掠过香港期间的每小时观测,我们尝试估计该台风当时的每小时位置及气压分布,并把结果以动画形式表达(参见连结: http://www.hko.gov.hk/img/1900typ_obs_isobar_track.GIF)。需留意的是动画中所示的等压线结构是假设该台风的形状在登陆前仍是大致保持圆形及强度不变。

根据当时的报章报导和港督报告[1,4],天文台已适时通知公众有关台风迫近的消息,而恶劣天气亦如预期中出现。可惜的是,因为当时大部分公众不太相信在这个季节仍会有如此猛烈的风暴影响香港,所以他们不太重视相关警告及没有采取应有的预防措施。


这股十一月的台风有多罕见?

正如之前提过,在 11 月 10 日早上 5 时在天文台录得的最高平均风速达每小时 61 海里。这风力可跟其他熟识的 10 号风球台风相比,如姬罗莉亚 (1957),露比 (1964),露丝 (1971)等[10]。根据天文台过去 130 年的记录,这股庚子台风是第一个于 11 月份在香港登陆的台风。第二个于 11 月份在香港登陆的热带气旋出现在 1939 年。该股台风于 1939 年 11 月 23 日从西至东横过香港,移动路线较为罕见[11],当时悬挂了 9 号风球。虽然在 1900 年还未引进十号飓风信号,而且自 1931 年加入十号风球以来从未于 11 月份发出过,但根据该台风袭港时天文台的风力和气压记录,这股庚子台风极有可能曾为本港带来飓风,尤其在香港东部。

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除了 1900 年和 1939 年的台风,仅有另一股台风在 1915 年 11 月份为天文台带来烈风。至于战后,则曾经有两股台风需要在 11 月份悬挂 8 号或更高警告信号,它们分别出现于 1954 年 (9 号信号) 和 1972 年 (8 号信号)。巧合的是,他们都被命名为柏美娜。考虑上述的台风,在过去的 130 年内,香港在 11 月份悬挂 8 号或更高信号平均约每 26 年发生一次。因此,从统计角度,香港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这类秋季末的 8 号风球。上一次在 11 月份受台风影响而需要悬挂3号或以上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已是早在 1993 年台风艾拉袭港期间。虽然当时只是悬挂 3 号风球,但本港部分地区也曾短暂出现烈风。

损失和人命伤亡

该股台风为本港造成广泛破坏和严重人命伤亡。很多舢舨及小艇被大浪击沉甚至砸为碎木(图六)。据报有十艘蒸汽艇及 110 艘帆船沉没,整个海港都是船只残骸。炮艇 HMS Sandpiper 在停泊处沉没,而她的船员除一位之外全部被鱼雷舰 HMS Otter 救起。大型挖泥船 "Canton River" 也被吹翻沉没。天星小轮码头亦遭到严重破坏。在陆上,有很多房屋损毁,尤其是在山顶区,所有在油麻地填海区的棚屋被强风夷平,大批树木损坏或被连根拔起。灯柱及电话柱被强风吹致弯曲。超过 200 人在这致命的几小时中丧生。

图六

图六      1900 年 12 月 22 日伦敦画报报导庚子台风在香港所带来的破坏。


从气象记录及历史文献的叙述来看,这次 1900 年的台风对防风措施准备不足的香港带来了可怕的灾害和破坏。这次台风事件突显出除了及时和准确预报外,公众对防灾的意识及应变能力亦是关键所在。然而,在香港无论是在台风 "旺季" 或 "淡季",我们应该对台风的威胁经常保持警惕。



岑智明(1), 江君彦(2),李子祥(1)

(1) 香港天文台
(2)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天气预报中心


参考资料:

[1] 1900 年 11 月 10 日「中国日报」(以英文发表)

[2] 1900 年 11 月 12 日「中国日报」(以英文发表)

[3] 1900 年 11 月 12 日「香港日报」(以英文发表)

[4] The Hong Kong Blue Book for the Year 1900 (以英文发表)

[5] 1900 年 11 月香港气象观测摘录 (以英文发表)

[6] Meteorological Results 1900, 香港天文台 (以英文发表)

[7] NOAA Earth System Research Laboratory 20th Century Reanalysis (以英文发表)

[8] W.C. Poon, HKO Technical Note No. 66, 1982: Tropical cyclone causing persistent gales at the Royal Observatory 1884-1957 and at Waglan Island 1953-1980 (以英文发表)

[9] http://www.hko.gov.hk/cis/extreme/mon_extreme_c.htm

[10] 自一九四六年起引致天文台发出十号飓风信号的台风

[11] G.S.P. Heywood (1940). "The Typhoon of November 17th to 25th, 1939". Appendix B of the Meteorological Results 1939, Royal Observatory (以英文发表)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