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二, 2013年 1月 15日

一些天文台的集体回忆 - 探访台长费慤

新年伊始,我首先祝各位新年进步、身体健康 !

香港天文台今年将会庆祝成立 130 周年,现正筹划一系列的活动,包括在三月的开放日暨 130 周年庆祝活动的啓动仪式、在年中与历史博物馆合作举办的展览、及与香港电台合作拍摄新一辑的「气象万千」电视节目。我们也会出版一本以「风雨人间:有缘相聚」为题的书,邀请了多位现职和已退休的同事、天文台的合作伙伴和朋友提供文章和图片。以上活动主要目的并不是单为庆祝天文台的生日,而是从过去百多年的历史,尤其是发生过的天灾,提醒公众做好防灾减灾工作的重要性。而且,从同事、伙伴和朋友对天文台的印象及记忆,也可以留下天文台的一些集体回忆。在下面及往后的网志,我会与大家分享一些有关的文章和点滴。

在 2012 年,天文台同事开始筹备 130 周年的活动,我也开始搜集历史资料,希望可以在现时我们所知的基础上再作补充。在资料搜集过程中,我认识了几位对香港历史饶有研究的朋友和学者们,而且更有机会与多位退休已久的旧同事见面。这包括以前在香港大学教我物理学的教授麦翘云 (Professor P. Kevin MacKeown)[1] - 他于 2012 年 8 月 24 日应邀到访天文台,与我们分享他研究天文台早期历史的心得,使我们认识到天文台的创立与在 1874 年发生史称「甲戌风灾」的台风有颇大的关系;也让我们了解到首两任台长 William Doberck 博士和 Frederick Figg 先生的事迹, 比如 Doberck 台长因为未能预警 1906 年灾难性的台风而黯然退休离开天文台。

而我在 2012 年 11 月第一次接触的老台长费慤 (John Peacock) 先生,亦让我了解一些鲜为人知的天文台往事。

图一

图一      费慤老台长与夫人 Diane 在英国巴斯 (Bath) 的住宅门前合照。


费慤先生是香港天文台最后一位来自英国的台长,他在 1950 年进入天文台、1981 年接替钟国栋 (Gordon Bell) 先生成为台长,于 1984 年退休。我于 2012 年 10 月底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气象大会后,顺道在英国停留两天作休假,特地到巴斯 (Bath) 探望他。他虽然已经 85 岁,但身体仍然非常壮健,还与太太 Diane 驾车来火车站接我,令我十分感动。我到访他家时,一同翻阅了他珍藏的旧照片,我一面看,他一面讲解,如数家珍 ! 虽然来去匆匆,我尽量趁此难得的机会记录了一些有趣的事迹,与大家分享。

首先,我发现费慤老台长可能是近代台长中挂十号风球最多的台长 ! 1968 年的雪丽、1971 年的露丝、1979 年的荷贝和 1983 年的爱伦的十号风球都是他以署理台长或台长身份处理的,他还珍藏了多幅荷贝和爱伦带来破坏的照片。在他之后,只有林鸿鋆博士和我有机会分别因 1999 年的约克和 2012 年的韦森特发出十号飓风信号。

图二

图二      1983 年台风爱伦袭港,天文台总部的大树倒下,险些儿压在温度表棚上面。



图三

图三      费慤老台长 (左) 于 1983 年在天气预测总部处理台风爱伦的情景,相片中
亦可见已经退休的古许慕彬女士 (左) 和刘志钧先生 (右中)。


费慤老台长的相簿还有很多有趣的照片,我在这里辑录了一些与大家分享。


图四

图四      从天文台望向西南方向的早期照片:左面是诺士佛台的楼宇,
(大家能否亦找到前水警总部旁边的第一代时间球塔?)
而右下面出现的圆形结构,由于年代久远,至今仍
未能在天文台的记录找到。


图五

图五       早期的同事聚会:(从左至右) Colin Ramage[2] , Frank Apps,
皇家海军司令 Dennis Rowe, John Peacock。


图六

图六       早期维修风速计的技术人员 (英文称为 rigger) 的高空工作,
像马戏团空中飞人的表演。


图七

图七       早期天文台同事从船登上横澜岛工作有时需要乘坐吊篮,颇为惊险。



好了,下次再继续与大家分享。



岑智明


参考资料:

[1] 麦翘云教授亦是 "Early China Coast Meteorology: the Role of Hong Kong" 的作者。

[2] Ramage亦是 "Monsoon Meteorology" (「季风气象学」) 一书的作者。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