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2年 9月 17日

一个都不能少!

天文台在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强台风韦森特袭港期间发出十号飓风信号,是继 1999 年 9 月台风约克袭港后,13 年来首个「十号风球」。

众所周知,天文台是「年中无休」的,哪管是「十号风球」还是「黑雨」,天文台当值员工一定坚守岗位。

最近我跟几位在韦森特「十号风球」时当值的同事倾谈,讲到那一夜的工作情况,他们娓娓道来时,在我脑海里浮现了一出电影的名字 ― 「一个都不能少」。是的,观测资料固然不能少,而背后的工作人员更是一个也不能少!


十号波,要放波!

天文台在 1921 年已开始利用气球作高空探测,同事称这项工作为「放波」。以往「放波」是人手操作的,自 2004 年天文台引入全自动高空探测系统后,「放波」便进入全自动化年代。

每天上午八时及晚上八时,京士柏气象站的自动高空探测系统会将气球充气及释放,悬吊在气球下面的无线电探空仪,内有气压、温度、湿度、GPS 定位等感应器,在气球上升过程中会探测高空气象资料,而地面的工作人员则利用电脑接收及整理所得数据,经核实后即时发放至世界各地气象中心。

高空探测于三号风球时开始加密,在下午二时也「放波」,同时亦会有高级科学助理或科学助理同事在京士柏当值,我们称之为「当风更」。到八号或以上热带气旋警告讯号生效时,高空探测更进一步加密,凌晨二时也会「放波」,同时更有雷达机械师加入在京士柏「当风更」。

以下是十号风球当晚在京士柏「当风更」的雷达机械师杨雨善及科学助理叶彩雄忆述他们在韦森特「十号波放波」的刺激情况。

杨:「23 号韦森特逼近,晚上八点那个波我已察觉自动高空探测系统有点不对劲,担心终于可能要人手放波,叫彩雄要有心理准备。」

叶:「整夜我也跟天气预测总部的屈 Sir (总督导屈锦城先生)紧密沟通,屈 Sir 再三叮嘱,首要注意安全,在情况许可下才尝试人手放波。午夜后十号风球高挂,到凌晨两点放波时,我们发觉自动高空探测系统真的不行,风实在太大了,气球发射器的保护盖根本无法打开!」

杨:「对,当时真的风很大,又下着雨,我即时跑到外面检查系统,发现机械故障并不能一时修复。台风风眼在香港附近上空经过,不是每一天都发生的事,如果没有高空资料,将会是专业上的一大憾事。所以决定立即转为人手放波,我负责监察电脑接收资料,彩雄负责放气球。」

叶:「我将需要转为人手放波的决定向屈 Sir 汇报,他又再次嘱咐要衡量安全方可人手放波。那时虽然横风横雨,但相信情况仍许可人手放波,于是我全副装备,雨衣雨帽雨靴,拉着充了气的气球到户外,那时被强风和气球拉扯得站立不稳!放第一个波时,气球根本无法上升;放第二个波时,阿杨示意电脑收不到任何资料;放第三个波时,数据有错误;直至放第四个波时,风好像稍微减弱一点,气球才顺利升空进行探测,阿杨亦示意电脑接收资料正常。」

杨:「我们终于松一口气,那时已经是差不多凌晨三点,虽然比原定放波时间迟了约一小时,但总算能搜集到宝贵的高空气象资料(图一),相信这些资料对台风研究一定很有用。」

叶:「那一定,看到那些资料,真有如获至宝之感!」



雷达眼,看风眼!

天气雷达负责监测风暴的风力、雨带强弱和气旋中心位置,因此天气雷达是监测热带气旋不可或缺的观测手段。

韦森特袭港当晚,在大帽山上的雷达站「当风更」的两位雷达机械师李浩然和陆嘉乐正埋头苦干,确保雷达系统能继续「叹冷气」。

李:「雷达系统跟其它电子仪器一样,不能过热,否则无法正常运作。十号风球那夜,大帽山雷达站的中央冷气发生故障,为了确保雷达不会停止运作,我和嘉乐便将站内所有流动冷气机搬到雷达仪器室内,全力监控温度,确保仪器室温度不会过高。幸好整夜大帽山雷达维持正常运作,无论预报员还是市民大众,都可以通过雷达影像一睹韦森特的风眼与环流(图二)。」

那边厢,另外两位雷达机械师卢伟雄与叶永成在大榄涌的机场多普勒天气雷达站「当风更」。上一次 1999 年 9 月台风约克的「十号风球」时,卢伟雄在大帽山雷达站留守三日两夜,至今仍印象难忘。十三年过去,他再次亲身经历另一个「十号风球」的故事。

卢:「当晚机场多普勒天气雷达发生故障,由于在暴风雨的晚上,仍有飞机升降,多普勒天气雷达监测机场跑道的风切变对保障航空安全尤其重要。当时风势相当大,我和叶永成需要合两人之力,才能打开仪器室的门,到里面努力抢修,至雷达终于回复正常运作,我们才如释重负。」


言简意赅,向前线人员致敬!

听过几位同事谈论韦森特「十号风球」时的工作情况,更深切体会他们无惧暴风雨致力维持天气观测正常操作的坚定信念。

以后无论我在网页浏览气象观测资料,或是利用资料进行分析研究,也会明白整整齐齐的数据得来不易,确实要向恪尽职守的前线工作人员说声「谢谢」!



李淑明


图一

图一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由探空气球搜集的高空气象资料绘制成的温熵图,
显示在韦森特风眼附近的高空气温、露点、风向及风速变化。



图二

图二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二时的雷达图像,可清楚看见韦森特的「风眼」。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