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1年 4月 01日

萧邦点滴

这网志完全无关科学或大自然,请原谅。自从〈音乐风云变幻时〉2 月在香港电台启播以来,朋友都问 : 我是不是那么喜爱萧邦? 我就分享一些有关萧邦 (1810-1849) 的点滴。

萧邦,19岁
萧邦,19岁


翻查记录,萧邦 21 岁时(1831 年)参加了维也纳一场义演音乐会。看一看节目 : 韦伯的〈欧丽安特〉序曲,然后是萧邦演奏自己的〈E 小调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接着是男声四重唱,结尾是萧邦演奏协奏曲余下的第二、三乐章。他当时尚年青,健康不会有大问题,但一首协奏曲要分为两节演出,对今日的乐迷会觉得大异其趣。令人觉得奇怪的是,竟然会有歌唱节目交织在一起。原来 1840 年之前音乐会的编排与现今不同,往往包含歌唱或其他节目在内,钢琴独奏会并不普遍。

萧邦将他的大型或较长作品「散卖」,并非单一事件。1832 年在巴黎的一场演奏会中,他就只是弹奏了〈E 小调协奏曲〉的第一乐章。1834 年在白辽士的音乐会中,也就只是奏了自己的〈F 小调协奏曲〉第二乐章 “行板”。

1848 年,萧邦离世前一年,在伦敦专业工会大堂一次慈善晚会中抱病上台,为波兰侨胞演奏了他自己的作品。然而音乐厅旁边舞会大厅,人声鼎沸。萧邦本来弹奏已很轻柔,久病之后琴声更加低弱,几乎被隔邻的人声掩盖了。可幸听众热情,只要能够听到熟悉的波兰旋律,就心满意足,如雷贯耳的掌声下,将旁边舞会的喧哗比下去。

萧邦除了弹奏轻柔之外,另一个特点是处理节拍极之严谨。据他后期的一位弟子卡尔.米库利 (1819-1897) 说,萧邦自用的钢琴上,永远都有一副拍子机。这对我们一些听惯老一辈钢琴家的「发烧友」来说,可能是咄咄称奇。萧邦要求的是,伴奏的手需絶对紧随节奏,而另一只手则在节拍上随表达需要或先或后咏叹纾发,将应有的音乐感情释放出来。可能是曾经有段时间演奏家或多或少以个人为中心演绎音乐,凸显其风格,到现今又开始归复,尊重作曲家作品的原意。孰好孰劣,还是由你来决定吧。



李本滢


参考 :

(a) Karol Mikuli on Chopin, 1879.
(b) 林洪亮着,〈萧邦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