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1年 3月 21日

四首最後的歌

德国作曲家理察.史特劳斯(1864-1949 年)是后期浪漫乐派的大师,以作品〈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知名于世。该交响诗是 1968 年电影〈2001 太空漫游〉主题曲,而查拉图斯特拉是 1880 年代中期尼采笔下「超人」哲学的代表。音乐是 1896 年作曲家 32 岁时的产品,许多人觉得阳刚有力,描写日出的乐段正好带出电影中太空惊人、超现实的景致。

两年后,史特劳斯完成另一首交响诗〈英雄的生涯〉。一些人会以为那又是一首英雄式的作品,事实不然。音乐中的英雄其实是他自己,而其中粗劣、讨人厌的乐段代表他的敌人,即批评他的乐评人。那时候史特劳斯已经成名,大可以这样做。

据说,当时史特劳斯曾对他的朋友、法国文豪罗曼罗兰(1866-1944 年)私下说过,「我并非英雄。我没有所需的力气,不可能搏鬬。我宁愿退缩,韬光养晦......。」英雄的年代已经过去,威廉.泰尔、贝多芬、华格纳和加里波廸等人早已絶迹。承接的是反英雄,人际关系充满猜疑和荒谬。任何遗留下来的英雄也是平面化。这是唐吉诃德(塞万捉斯十七世纪初作品)的年代,而史特劳斯同期也以此为题材作了一首同名的交响诗。

图一    理察.史特劳斯 74岁 ,   图二    克来门斯.克劳斯

故此这意味着,〈英雄的生涯〉是一塲戏游之争,而不是英雄与魔鬼之间的盘肠大战。如果将当时奥地利指挥家克来门斯.克劳斯(1893-1954 年)演绎的〈英雄的生涯〉,与较近期例如卡拉扬的演绎作比较,你一定会觉得大异其趣。克劳斯是史特劳斯的好朋友,并且一度是他最佳诠释者。卡拉扬气势磅礡,令人联想到他指挥的另一首同样以「英雄」命名 – 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相反,克劳斯的演出却是明快,略带轻佻。音乐好像一直在飘,偶露讥讽与矛盾,絶不歌功颂德。

随着岁月流逝,作曲家心境愈是与世无争。如同舒伯特的〈冬之旅〉和马勒的〈大地之歌〉一样,1948 年史特劳斯离世前不久完成他的〈四首最后的歌〉。为女高音及管弦乐所作的这四首歌,诉说死亡,但音乐给人的印象是宁谥、优雅、自信和豁达。歌曲的题目分别是 : 春天、九月、进入睡乡、日暮中。

对我来说,这四首歌是音乐中的至清至纯,甚至可以说是世上最美歌曲之一。史特劳斯好像说,「我早应给你们这些,以前的作品可置诸不理。」他给予我们的是极为简单,毫无杂质,有点像老子勉为其难解释什么是「道」:「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四首歌的歌词分别取自赫塞和艾辛多夫的诗,和音乐本身一样贴近自然。以下一些选段,与大家分享。

春天
你再次认出我了,
你温柔的呼唤我
在你幸福的面前
战栗我的身心。

九月
树叶成为一滴一滴金色水珠
从高耸的阿卡西亚树滴下
微笑的感受惊讶与疲困
沈没于花园的梦里。

进入睡乡
如今白昼让我疲惫
我渴求的期盼,
宛如疲倦的孩子
亲切的迎接灿烂星空。

日暮中
我们走过苦难与欢乐
手牵着手
停下我们步伐不再流浪
在安静的大地休息



李本滢


参考 :

(a) 维基百科
(b) 杨照 “后英雄时代的英雄礼赞”,〈发现理察.史特劳斯〉,简文彬主编,音乐时代 2006 年出版。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