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1年 3月 11日

天文台早期历史

在〈中国沿岸早期气象史 – 香港的角色〉一书,P. Kelvin MacKeown 回顾香港天文台 1880 年初至 1910 年代三十年间的历史,旁征博引,透露了本地官方着述找不到的详情。对我来说,它填补了此段时期的一些空白。

天文台能于 1883 年成立,实有頼 1870 年至 1880 年代初在港三位有科学背景的人士 : 政府测量司派斯、总督轩尼斯以及其副官庞马。派斯及庞马均为工程师,后者对天文学有广泛兴趣。轩尼斯则是医学院出身,并曾就天文观测发表文章。

就计划天文台初期所须肩负的任务中(包括地磁监测及气象观测),派斯提出了务实的建议,就是以授时服务为先导,因为此项工作向访港船只征收费用,短期内可为成立天文台的支出回本。可想而知,这想法与当时英国殖土办公所构思不同,因后者一般都是要求殖民地进行科学观测,供日后研究分析之用。

然而,天文台开台不久,很快便知道市民亟需的是气象服务,包括台风警告及天气预报。直至现在,气象仍是天文台的首要工作。

图一     1913 年的香港天文台
图一      1913 年的香港天文台


至此应轮到创台的天文台长杜伯克博士(1852 至 1941 年)出场。他在 1883 至 1907 年间出任台长。他在天文学方面久负盛名,到港后以政府天文学家的名衔为荣,其天文台长的职位仅是聊备一格。这与香港政府对他的期望背道而驰,政府要他着力搞好台风警报,他郄视天文学为其挚爱,继续发表为数不少的天文学论文。

杜伯克性格极富色彩,可见诸一位殖民公所官员就其申请妹妹到港当助理一事,说出的一段话 : 「有见及他难以与人和睦共处,挑选其妹出任助理实有一定好处。」杜伯克抵港后,即觉得应由他统率东亚地区气象工作。惟当时由耶稣会教士主持的上海及马尼拉天文台在台风警报工作上已处国际前茅,结果令杜伯克壮志未酬,而双方相互的愤懑一直维持至他任期之后一段时间。

由于杜伯克对耶稣会教士的蔑视,将马尼拉发出的台风警告置诸不理。这损及他的名声,并导致香港一定的损失。话虽如是,需要指出一些台风未必一定先要越过菲律宾才会影响香港,可以从其他方向移近并造成破坏。

大家要知道,当年海上的船只仍未有无线电,不能为预报员提供实时的风暴消息。无线电传送 1910 年代初才姗姗来迟。而气象雷达、卫星、以及进入风暴中心的探测飞机更是二战后的新事物。可以想像,当年气象人员面对风暴定位的挑战如何巨大,更遑论对台风作出准确预测。

杜伯克治学巨细无遗,在港的气象工作态度十分严谨规范。随意举一个例,三十五年间在香港进行的气压观测,与英国本土标准比较,相差仅为千份之三寸水银,即百分之八毫米,实在是出色的承传。

MacKeown 于 1970 年代是我的理科教授,当年循循善诱。事隔多年,是次出书,导出一些做人处事的道理,晚生获益匪浅。



李本滢


参考 : 费慤主编,香港气象记录及气候笔记六十年,1884 至 1939,1947 至 1950 年。香港印务局,1952 年。(以英文发表)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