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0年 1月 18日

徐家汇天文台

许多人都知道,徐家汇位于上海市中心的繁荣商业区,乘搭地下铁路便可到达。1847年,天主教耶稣会在那处建立了大教堂,但相信于1850及1860年代在‘小刀会’及‘太平天国’乱世遭受严重破坏,其后于1906年重建。 现时外国人仍称之为St. Ignatius Cathedral(圣依纳爵主教座堂)。

图一   St. Ignatius Cathedral圣依纳爵主教座堂
图一   St. Ignatius Cathedral圣依纳爵主教座堂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徐家汇地区有部份地方是徐光启家族所捐赠的。徐光启(明朝1562-1633年)可能是中国最知名的天主教信徒,曾协助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 Ricci, 1552-1610年) 将儒家经典首次翻译成为拉丁文。欧洲今年将纪念利玛窦逝世四百周年。


图二   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及徐光启
图二   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及徐光启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较少为人所知的是法国耶稣会士曾于十九世纪在那里建立一所天文台(同时亦建了孤儿院、修道院、学校及图书馆)。徐家汇天文台于1872年设立,对南海作出气象观察。该台早期进行天文及气象观察、地磁纪录以及提供报时服务。它是十九世纪末期欧洲人获取亚洲气象资讯的重要来源。近期的「Weather」杂志引述了它在1880, 1881及1882年利用仪器及观测收集到台风资料的一篇文章。

徐家汇天文台的职责与香港天文台非常接近。香港政府于1883年应当时的社会需要设立香港天文台,工作重点在报时服务及气象观测。由于这个原因,香港中文大学的何佩然教授相信香港天文台的中文命名参考了上海徐家汇天文台,以天文台 (观测天文现象的台站)作为称号,而非气象台 (气象机构)。

自十九世纪末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徐家汇天文台人员研究及分析了沿着中国海岸及河流建立的海关台站及灯塔的气象纪录及观测。十九世纪末期开始,他们采用旗帜作为台风警告的信号。由于这些旗帜在远处不容易分辨,后来设计了几何形状的信号作替代。香港天文台于1903年采用了该套称为「中国沿岸讯号」的警告系统。及后徐家汇天文台人员于1917年采纳一套新的警告系统取代该系统,而香港天文台 (于1912年被颁赐「皇家天文台」的称号,直至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 随后于1920年亦采用了该套新系统。

二十世纪初期大部分时间,徐家汇天文台及香港天文台之间的联系,关键人物是富传奇色彩的Ernesto Gherzi神父(1886-1973)。他是1930至1949年期间徐家汇天文台台长。在Gherzi神父主持下,上海提供了一个有效的台风警告服务。1927年,他开展了无线电短波广播,提供每六小时长江及华北地区七个气象站的观测资料。根据已故前任香港天文台台长钟国栋先生的记载 :

         “Gherzi神父为人非常实际。他对气象学各个领域都熟悉,这类多材多艺的气象学家已濒临絶种。他会作出气象观测,并完美无瑕地利用摩尔斯电码发布资料,然后从其它台站接收天气资料,把资料同时解码及绘划在天气图上,并且发出天气预报及警报。有需要时他亦更修理及调校无线电接收器或发放器。他与海员及飞行员保持紧密联络,并经常登船探访船长、收集他们的天气记录册及与他们讨论天气…。所以,他在徐家汇天文台身兼多职 ─ 天气观测员、绘图员、无线电操作员、无线电技术人员、通讯专家、天气预报员、海港气象主任、气候学家、气象学研究员,同时也是公认的公共关系主任。Gherzi神父亲自收集船只及从其它国家拍发来的摩尔斯电报,以维持区内良好的通信标准。他会向一些不依程序或不守时的无綫电操作员及气象机构发出言简意赅的信息,责成他们改善。”


图三   1967年Gherzi神父81岁时与一船员在船上所摄
图三   1967年Gherzi神父81岁时与一船员在船上所摄
(图片鸣谢Weather, Vol. 29, No. 5, 1974年5月)


1930年,徐家汇天文台派员参加在香港举行的首届区域气象机构首长会议。该会议决定了发出热带气旋警告及发布天气报告时所用的信号及代号。1934年,Gherzi神父会同当时的香港天文台台长C.W. Jeffries先生前赴马尼拉,与马尼拉气象局合力制定风暴警告的标准程序。1949年中国解放后,他在香港天文台工作了数月,随后赴澳门,完成一套分上下册的「中国气象」。这是有关远东气候及他本人和其它人台风经历的一本好书。

Gherzi神父于1886年生于意大利San Remo市。“他外型高瘦,面长额高,长有一把狭窄黑胡子。他身穿一条黑色的长袍,袍下出现一双巨大的黑靴子。他为人聪明,但性格急躁”。他穿着的‘巨大靴子’ 有时为人带来幽默的题材。一位年轻不顾大体的同事曾取笑他‘在黑色长袍下露出亚洲最长的脚板’。

参考
一、 香港天文台台长年报
二、 Bell G.J.,‘Father Ernesto Gherzi, S.J., 1886-1973, An Appreciation’, Weather,1974年5月(只以英文发表)
三、 Grossman M. and Zaiki M., ‘Reconstructing typhoons in Japan in the 1880s from documentary records’, Weather, 2009 年 12 月(只以英文发表)
四、 风云可测,香港天文台与社会的变迁,何佩然教授,香港大学出版社
五、 Wai M. M., ‘The Early Tropical Cyclone Warning Systems in Hong Kong, 1841-1899’, HKMetS Bulletin Vol. Nos. 1/2, 2004年 (只以英文发表)
六、 维基百科


李本滢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