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二, 2009年 11月 17日

百年历史的天气图

天文台预测总部陈列了一幅古旧的天气图,供访客观赏。日期是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是天文台现存最早的天气图之一,到今年刚好有一百年历史。一九○九年的中国仍是清代时期。


图一 : 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的天气图

图一    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的天气图


图上绘画了不少天气观测资料。除天文台外,其他的观测资料都是以电报接收。观测在每日不同时间进行。例如根据天文台出版的「中国沿岸气象纪录」,广州的观测在上午九时进行,台北则在上午五时。发出电报的时间也不尽相同,有些由于接收太迟(例如来自海口的电报),以致不能用于天气预报。

观测资料的格式如下:温度以华氏度表示;湿度为百分比;气压以水银柱高度(英寸或毫米)表示;风向以十六点方位划分,以箭头表示,风速则按照蒲福氏风级表,以风羽表示。

为分析天气形势,预报员根据图上的气压数值绘画等压线。由于气压有日际变化,因此图上注明「由于各站的观测时间不同,等压线已作相应调整」。按照该图的分析,有一台风当时正影响海南岛。

若仔细观察,图上显示香港有三个观测资料。一个在天文台(一八八四年开始运作),另一个在太平山顶(一八八四年开始运作),第三个在 Gap Rock(位于香港西南约四十公里的外站,一八九二年开始运作)。

图二显示各观测地点的位置、现代名称及旧名(括弧内)。


图二 : 显示各观测地点的位置、现代名称及旧名 (括弧内)

图二


一八四二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香港岛成为英国殖民地。天文台所在的九龙在一八六○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也割让给英国。连同一八九八年租借给英国的新界,三地于一九九七年全部归还中国。在香港西面的澳门亦曾在十六世纪至一九九九年间成为葡萄牙的海外属地。

虽然有些模糊难辨,但在图一可见四个因一八四二年南京条约而开放的口岸,包括广州、厦门、福州(在图上称为「Sharp Peak」)和上海。另一个开放口岸宁波则不在图上。因一八五八年天津条约而开放口岸的烟台、九江、汉口、汕头和海口亦在图上。

当时各港口的气象服务由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罗伯特•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统筹。他自一八六三年至一九○○年代末出任该职位。而杜伯克博士在一八八三年出任香港天文台台长之后,对统一气象观测工作亦起关键作用。

图上有另外两个中国地方 – 台湾的台北和恒春。台湾在一八九五至一八九六年甲午战争后被割让给日本,在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后归还中国。

在图二的左下角有三个越南地方 – 海防、岘港和在现今胡志明市附近的「C.S. James」。除了一九四○年代二次大战被日军侵占的几年外,越南自十九世纪末至一九五四年间都是法国的印支属地。

图的中下部分是菲律宾。她原为西班牙属地,在一八九八年被割让给美国。在绘画天气图(图一)时,菲律宾正与美国开战,战事至一九一三年为止。当时马尼拉的气象部门首长为 Fr. Algue 神父。

上述种种告诉我们,一九○九年的天气观测绝大部分在当时的列强或其控制的地区进行,而满清中国则垂暮落后。两年后,辛亥革命在国父孙中山先生领导下,推翻了满清皇朝。

十年后的一九一九年,中国爆发五四运动,到今年也九十周年了。由于得到广泛的支持,五四运动大大提升了人民的爱国精神,并如已故台湾学者殷海光先生所说,令中国的知识分子普遍接受科学和民主。


李本滢


资料来源:

一、 "Report of the Director of the Observatory", 1902-1909。
二、 "From Time Ball to Atomic Clock", Anthony Dyson着,香港政府出版,1983。
三、 「风云可测 – 香港天文台与社会的变迁」,何佩然着,2003。
四、 「殷海光哲学与文化思想论集」 - 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
五、 维基百科。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