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08年 10月 30日

理性、历史

有朋友问 : 为什么网志文章相隔时间很长? 答案是: 九月下旬我放了假,在中亚的乌兹别克旅游了两个星期,而且天文台台长的工作有时真的很忙,写网志文章说到底是所谓「边缘工作」。

九月的旅游重点在历史名城撒马尔罕,它是丝绸之路上的枢纽,欧洲历史上视为东方之珠,我则觉得它相当于中亚的香港,大家共通之处甚多,如自然资源缺乏,繁荣建筑在信息和货物流通之上等。

作为科学家,最令我感动的是来到六百年前由帖木儿汗国第三代君主Ulug Beg建立的天文台遗址,怀念他对知识的追求,他说过:「王国会消亡,科学家的工作成果则永久长存。」Ulug Beg虽是君主,但是尊重理性讨论,与当时的贵族和宗教狂热者很不一样,他登基后不久便被杀害,他建立的天文台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文台,亦被反智的统治者彻底摧毁,但是正如他的预言,帖木儿汗国灰飞烟灭五百年后,德智俱备的Ulug Beg却因他的科学成就名留青史。

在历史这面镜子中,我看到知识和理性是人类文化的重要部份。我经常提醒自己和天文台的同事,在执行公务时必须坚守科学和理性,离开这个基础,我们没有立足之处。

进入十六世纪后,撒马尔罕从繁荣的颠峰下滑,辉煌的建筑很快变成颓垣败瓦,原因是由于往来中国和欧洲的海路开通,陆上丝绸之路失去重要性,没有贸易物流,繁荣无以为继。今天的世界起着根本的转变,香港面对近似撒马尔罕当年碰上的问题。这些事情超出天文台的范畴,不过作为一个普通市民,我不能不用心思考。

从大局回到微观,就天文台自身的工作而言,我们必须注意社会的转变,不断调整回应,才能确保机构存在的价值。偶然还有一些同事希望最好什么都不要变,可惜时间是不会停下来的。


在伟大的天文台遗址怀念Ulug Beg,地下空间保存了部份带有刻度的圆孤
在伟大的天文台遗址怀念Ulug Beg,地下空间保存了部份带有刻度的圆孤。


林超英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