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页
列印版本

星期三, 2008年 9月 10日

风眼杀机

在进入正题之前,让我对关心天文台的人们表示衷心谢意。过去两个多星期,众多朋友和素未谋面的市民或来电来函,或在报章及互联网发言,对我们的工作给予正面评价,并鼓励我们继续凭着科学和爱心为市民服务。在同事之间由于无理责骂引起的负面气氛得以畧为纾解。多些互相尊重,多些互相赞赏,香港的明天才更有希望。

言归正传,8月22日台风鹦鹉的中心横过香港期间,多处地区风势和雨势都明显减弱,天空甚至见到蓝天,这是「风眼」经过的天气,在宁静中潜伏着巨大杀机,我们在每小时更新的热带气旋警告中不断提醒市民提防风势会突然增强,以免措手不及。我们感到遗憾的是最终还是有人在这个关键时刻伤亡。

风眼过境不是常有的事,就让我们一起从今次的经验中学习。首先看看风力的变化(图1)。风力明显有两个高峰,一个在风眼到达之前,一个在风眼经过之后,中间有一段时间风力相对微弱,也就是风眼经过的时刻。


图1  鹦鹉袭港期间,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所用八个参考站录得的风速记录。「#3」和「#8」标记发出3号和8号风球的风力水平
图1:鹦鹉袭港期间,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所用八个参考站录得的风速记录。「#3」和「#8」标记发出3号和8号风球的风力水平。

风眼危险之处在于令人误会风暴已经过去,把人诱到户外甚至海里,然后狂飙突起,杀人于转瞬间。8月22日鹦鹉正面袭击香港,我们预计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发出九号风球,并重复又重复地在警报中解释风眼可能带来的突然变化。今次的风眼比较大(见以下讨论和图3),鹦鹉移动又比较慢,结果九号风球生效的时间特别长。

在成熟的台风里,风眼除了是一个微风区,更是一个晴空区,四周有一个由高达十多公里的积雨云组成的圆形「眼壁」,在较弱的台风里(以及强烈热带风暴),圆形的眼壁有缺口,而且风眼内有些不均匀的低云,云隙之间偶然出现阳光与蓝天。接近香港时的鹦鹉从人造卫星下望就是这种状态(图2)。

图2  8月22日上午7时台风鹦鹉的红外线卫星图像,「风眼」不是完整的圆形,但尚算清晰可见。另外留意它的大小,跟香港全境相若
图2:8月22日上午7时台风鹦鹉的红外线卫星图像,「风眼」不是完整的圆形,但尚算清晰可见。另外留意它的大小,跟香港全境相若。

雷达图像也可以帮我们看到风眼。为了方便不太认识气象的朋友,我选用了一张下午5时的立体雷达图(图3)。当时鹦鹉中心(以地面风向计)位于西贡一带,眼壁的圆圈直径多于100公里,眼壁离开香港最近的一点也有二十多公里之遥。

图3  8月22日下午5时立体雷达图
图3:8月22日下午5时立体雷达图。

鹦鹉过港期间有一些市民拍摄到在密云中出现蓝天的照片,对于是否「风眼」有一些讨论。其中较多人看过的照片是李浩民先生拍摄的 (图4)。根据以上解释,风眼的眼壁当时位于数十公里外,因此画面见到的是风眼中低云云层内的间隙,而不是在画面以外很远处的风眼眼壁。从这个意义来说,把当中一小片蓝天理解为风眼是不合适的。不过话说回来,拍照的时与地跟鹦鹉中心登陆西贡一带的时间相当吻合,所以可以肯定照片是风眼内的景像,其实也是十分难得的。

图4  8月22日约下午5时在西贡银线湾望向东北方拍摄到的照片,一少片蓝天出现在密云之中。 感谢李浩民先生惠允转载
图4:8月22日约下午5时在西贡银线湾望向东北方拍摄到的照片,一少片蓝天出现在密云之中。
感谢李浩民先生惠允转载。

鹦鹉中心经过天文台总部时,雨停风静,满天蜻蜓,是美妙得有点诡异的奇景,随后风尾的西南狂风却震撼惊人。同样地,李浩民先生在电话中向我的同事形容他享受身处于风眼中央的美妙感觉之后,当晚在西九却饱受狂风疾雨的煎熬。宁静过后,往往是另一场风暴。

藉此机会,再次请大家对台风风眼提高警觉。风眼的宁静隐藏着大自然的巨大杀机,下次碰上风眼过境,大家切要对天气突变知所防范,更请大家帮忙广为宣传,不要再让人们无辜地葬身在宁静后的狂飙之中。

林超英

[ 附: 天文台同事稍后会于本网站《教育资源》栏提供更详细的技术讨论,包括风眼在香港境内的复杂变化。]


最近修订日期: <2013年9月27日>